【美文】笑对人生向晚晴
来源:湛江    作者:卢凌日   时间:10-29
        “岁岁重阳,今又重阳”,一年一度的重阳节又要到了。
        仰望苍穹,俯瞰大地,在这天高云淡秋风劲,满目黄花遍地金的日子里,银发一族难免会触动心事,思绪万千。
        是的,人生易老天难老,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人生阅历中,一个人经历了沧海桑田,饱尝了酸甜苦乐,一切都会看惯了,看透了,看淡了,垂暮之情也会由此而生。
        然而,人之于情,犹景之于人,毕竟其中有个视角问题。人生不可能十全十美,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谁叫你是人呢!人生本来就是上帝咬过一口的苹果,在命运的流转中,顺逆否泰,犹如玻璃瓶中的半瓶水,当你只关注着空瓶的—半,那就会感到失落空虚;当你满心高兴地注视着有水的—半,那就会感到温润充盈。人,谁能永生?生老病死,是个自然过程,谁也逃脱不了这个轮回。只要你认识到生命的意义不在长短,生命的可贵在于作为,惊天一举,胜过百年沉疴。那么,积极的人生便会由此萌生。
        积极的心态,是生命中极其重要的一环。一个人,即使他很注意饮食,很注重运动,如果心理不佳,整天忧思多虑,其它的努力都会化为乌有。
        古人养生,很重视心态的涵养。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渊明有诗曰:“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人在尘世,嘈杂喧嚣,利害交错,关系复杂,谁能超然物外而独善其身?只有调整好心态,既来之则安之,任它风狂浪涌,我自岿然不动,这才是上上法门。
        《四库全书》的总纂修纪晓岚,可谓一代才子奇人,而他在生活上不良的习惯很多——嗜烟、嗜酒、大碗吃肉、爱好女色,并且很少吃菜蔬米面。然而,他活到了82岁,也算高寿了。这完全得益于他的良好心态,他一生诙谐幽默,豁达乐观,民间流传着他很多有趣的故事——一年的一个夏天,天气炎热,身体肥胖而且怕热的纪晓岚,在编修馆中校审文稿,干脆脱掉上衣,袒胸露臂地坐在几前。正巧这时乾隆皇帝踱了进来,他穿衣服已来不及,便急忙躲进案下的帷幔内。过了一会,他探首出来问他的下属:“老头子走了没有?”谁知乾隆皇帝正坐在几旁看他校审的文稿,听到纪晓岚称他“老头子”不免动怒,但机智多才的纪晓岚却能自圆其说:“万寿无疆之谓老,顶天立地之谓头,经纶满腹之谓子,简称为‘老头子’。”乾隆听了他的解释,反而转怒为喜,大加称赞。他有一联:“事能知足心常泰;人到无求品自高”,多么旷达不拘,多么淡远超然。
        人在岁月中流动,春夏秋冬,只要把目光对准季节风景的最佳处——“春风春雨花经眼,江北江南水拍天”;“芳菲歇去何须恨,夏木阴阴正可人”;“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谁将平地万堆雪,剪刻作此连天花”。好景宜人,心怡神畅,你也成了其中的最佳风景。
        经常把年龄挂在嘴上,心态也会随之老化。忘记它,你就是永远的青年。活在当下,天天今天,岁岁今天,永远今天,“无龄化”,夕阳翻成朝阳看。
        “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体要勤,脑要动,手脑并用,老圃可耕;岁成不在晚,尽在努力中。铺纸提笔濡墨,临池对帖习书,不在乎文化的高低,不在乎字体的妍丑,信笔涂鸦,耕耘其中,你一定会有收获。康熙在位61年,一生勤勉,励精图治,始终精力充沛,功在他十分注意保健。他虽贵为天子,但不尚豪华,“不喜厚味”,“粗食软蔬”,尤其对书法情有独钟。他曾经深有体会地说:书法宽怀,“宽怀只有数行字”。只要你能用心在纸砚笔墨中游走,书法的神奇力量,将会得益你的一生。书家长寿,已是不争之论。
        放飞心灵,让它遨游在自由自在的天空中吧!不为名利所掳,不为酒色所迷,知足心常泰,无求品自高。我退休后曾写过一首诗:“唱罢朝阳唱夕阳,老来倍觉好风光。樽前对酒多故友,灯下敲棋有儿郎。托福明时娱晚景,放怀天地寄疏狂。朋侪若问书画事,废纸箩中一大筐。” 无向而向,心闲情逸;无为而为,乐在其中。人生何必多秘笈,精神到处即桃源。
        在作与为中,存善念,行善事,应是老而弥坚。也许有人会有种种理由,以一“老”字为借口。但“老”只是人生的一个階段,不是逃避善的挡箭牌。真善美,是一个互相联系而又融为一体的概念。“真”必然善美,“美”必然要善真,“善”必然具真美。善是一切美好行为的根。人能崇善,心地也磊落光明。人的能力有大小,老来更为有限。但不是非得广厦千万间去庇天下寒士,非得善款千万金去救贫济困,在需要温馨的人群中,一个笑脸,一句暖语,也是善莫大焉。行善多乐,心安只在一善念。
        太阳总是要下山的,但明天又依旧高高升起。一代一代,一茬一茬,这是人类生命的延续。生逢盛世,其乐陶陶,我们值得庆幸。让我们在这晚晴无限好的夕阳中,用微笑来渲染这满天灿烂的红霞吧,即便到最了后一刻,嘴边也应挂着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