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善祥:中国唯一的女状元 生于飘零 亡于战乱 一生坎坷
来源:搜狐    作者:史夫子说   时间:10-12

 

    “如果他安于做一个享乐的女人也就算了,偏偏她希望改变人们的生活,只是最后也成东流逝水,一代芳魂沦落至此,可作一叹令人唏嘘不已!”


1
        黄梅戏代表作《女驸马》是一部极富传奇色彩的古装戏,说的是湖北襄阳道台之女冯素贞冒死救夫,经历了种种曲折,终于如愿以偿,成就了美满姻缘的故事。不过这只是戏文里的故事,现实的历史中,女子有可能女扮男装参加科举吗?
        答案当然是:不可能!!!
        从科举制度出现开始,各种作弊与反作弊的方法也是层出不穷。为了防止考生夹带“小抄”,每个考生入场前都会被严格搜检。明代人艾南英在自己的文章中详述了考前检查的经过,“诸生解衣露立,左手执笔砚,右手持布袜,听郡县有司唱名,以次立甬道。至督学前,每诸生一名,搜捡军二名,上穷发际,下至膝踵,果腹赤踝,至漏数箭而后毕”。得挨个的脱衣搜身,若是女子想要女扮男装混进去,即便相貌上能乔装,到这一关肯定要露馅的。
        但在清末的太平天国,因为开创科举女科才,所以的的确确产生了一位女状元——傅善祥。傅善祥(1833年—1856年),南京人,中国历史上第一位也是唯一的女状元。出生于书香世家,自幼聪慧过人,喜读经史。1853年(清咸丰三年),傅善祥报名参加女科考试后,高中鼎甲第一名。

2
从家道中落到险些被卖入妓院的寡妇
        傅善祥,出生于南京城里的一户书香人家,自幼聪慧过人,喜读经史。可惜身处清末,而更悲催的是她是一个女儿身。男女尊卑有别,似乎注定了她的人生道路不会有多顺。
        她热爱读书,得到开明父母的支持。善祥在慈父的教导下开始走进了中华文化的殿堂。4岁涉猎蒙学儿歌,5岁学习楹联,6岁读《三字经》,7岁背诵《百家姓》,8岁吟诵《千家诗》。
        千家诗声中,她父母双亲相继去世,家道迅速衰落。无倚无靠的她,只好跟哥嫂相依为命,勉强度日。13岁那年,他的哥哥遵照父命把他嫁给了早就指腹为婚的李家。丈夫比她小六岁,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孩童。在她18岁那年,丈夫得麻疹去世了,年轻的善祥尚未圆房,就一夜之间变成了寡妇。
        更可怕的是,婆婆对傅善祥非常不放心,惟恐她难耐寂寞而做出什么越轨之事,败坏李家的门风,打算要把她卖入妓院换取银两。
        1851年1月11日,太平天国在广西桂平金田村举行武装起义。1853年3月19日,太平军攻占南京并将之更名为天京,作为天国的首都。傅善祥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毅然投奔了太平军。

3
官样的“马屁文章”到能干的“恩赏丞相”
        1853年春末,洪秀全颁布诏书,开甲取士,同时打破常规,增加“女科”;这在中国历史上是破天荒的。男科的主考官是东王杨秀清,女科主考官是洪秀全的妹妹洪宣娇。傅善祥勇敢地报名参加女科考试。
        当时参加科考的男女士子有600多人,男科女科试题一样,均为“太平天国天父天兄天王为真皇帝制策”。考场上的傅善祥显示出其超人的才华,她提起笔来,文思泉涌,才华横溢,顷刻间挥笔而就。她的文章处处精华,字字珠玑,洋洋洒洒一万有余,初评时,就获得了阅卷官员的一致好评。
        经过层层选拔,傅善祥的文章最后被送到了东王杨秀清的案头。东王看后,立即为这篇才华横溢的文章所折服,尤其是文中的观点,(夫子私以为是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的花样文章)更是让他欣喜不已:
        “三皇不足为皇,五帝不足为帝,惟我皇帝,乃真皇帝。”
        于是“虎颜大悦”,提起朱笔毫不犹豫地将傅善祥点为女科状元。傅善祥考中鼎甲第一名,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女状元,也是唯一的女状元。科举考试结束后,杨秀清亲自点将把傅善祥招进东王府,加以重用。
        傅善祥文才超群,精通文史,心思缜密,无论是在什么岗位上都能够以她卓越的才华出色地完成东王交给的各项任务,因此也逐渐得到东王杨秀清的赏识。傅善祥的才能也逐渐引起了一墙之隔天王府的兴趣,天王洪秀全几次向杨秀清打招呼借傅善祥来处理政务,每次傅善祥都出色地完成天王交给的任务。再加上傅善祥聪明乖巧,口齿伶俐,甚是招人喜爱。天王洪秀全对这个女子,产生了强烈的好感,非常欣赏她的才华。
        咸丰四年(1854年)3月,天王洪秀全下达诏书破格任命傅善祥为“恩赏丞相”,位列州司座次,隶属天王府六部,主要职责仍旧是辅佐东王处理政务。一时间傅善祥成为天京炙手可热的人物。
        傅善祥受到了天国军民的一致赞扬。当时曾流传一首歌谣:“跟着洪宣娇,会打火枪会耍刀。”“跟着傅善祥,能治国来女自强。”还有“武有洪宣娇,文有傅善祥”之说。

4
“天京事变” 一代才女亡于乱刃之下
        但定都天京以后,太平天国主要领导人之间嫌隙日生,杨秀清、韦昌辉、石达开等各自结成自己的势力集团,进行争权夺利的斗争。东王杨秀清掌握大部分军政实权,其骄傲专横的作风扩大了他和洪秀全、韦昌辉、石达开、秦日纲等的矛盾。
        1856年的8月,“天京事变”爆发了。在洪秀全的密令下,韦昌辉连夜率三千亲兵赶回南京,在燕王秦日纲的配合下把东王府杀了个鸡犬不留,两万多太平军将士身首异处,尸体丢在秦淮河中,河水染成了红色。 接着洪秀全反戈一击,又把韦昌辉杀死。整个天京血流成河,尸横遍野,天京变成了人间地狱。乱军中傅善祥也被杀死。尸体被抛入大江之中,随水东流而去。
        纵观傅善祥一生,她出身不高,却成为太平天国集团首领身边指点江山,她才华杰出,却最终也沦为男人的玩物,她立志远大,从孤儿到寡妇,再到干参与国事,总想做出一番事业,但是总也跳不出来。如果安于做一个享乐的女人也就算了,偏偏她希望改变人们的生活,只是最后也成东流逝水,一代芳魂沦落至此,可作一叹令人唏嘘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