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问君贵庚
来源:    作者:郑晓晖   时间:04-04

  退休以来,同学、友人相见,总要互问退休了吗?贵庚几何?

  于是乎,“老了,没用了”的话语充盈于耳际。跟着麻将台旁又增加了几个常客,老人的队伍又添了几个新人。

  甚至有人哀叹:“何谓退休?只不过是在等死而已!”于是“戚戚然”又老了十岁八岁。

  人的生理年龄一年年地增加,这是自然规律,谁也不可抗拒。不管你是“马齿徒增”,还是“岁月辉煌”,在某一岗位到了一定年龄便要“退”了。至于“休”与不“休”,则因人而异,因心理年龄而定。

  对于一些人而言,是“我身体还很棒,但心已老矣”,因而未老先衰,无所事事;对于一些人而言,更是“我人未死,心已枯”,因而与行尸走肉无异,等着生命结束;而有些人则大不同,他们生理年龄虽老,但心理年龄正青春,在此一岗位退了,又在另一岗位上班,“老夫喜作黄昏颂满目青山夕照明”正是这种人心态的写照。

  心理年轻的人,是人生的积极进取者,也是人生的强者,他拉长了人生的事业寿命,也增加了人生的积极意义。

 社会需要这样的人,自己要成为这样的人,我们要让自己的心理年龄永远年轻。

 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杨振宁先生,82岁高龄时牵手了28岁的翁帆,至今已在人们的诧异目光中携手走过了十年。他俩“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他将翁帆喻为上天赐给他的最美好的礼物。正因为他的心理年龄与翁帆一样年轻,才能收到如此美好的礼物。

 真的,人不应该以从某个工作岗位或职位上按规定退下来作为老不老、休不休的界线。在人生的旅途中,此处退,彼处进,若条件许可,永不言休应成为我们社会的新常态。“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这是一千多年前一位老人的情怀。

  中共中央政治局原常委李岚清先生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后,曾到一间小饮食店应聘当小工,因被认出而遭拒。他虽打工不成,也说明了他对退与进的选择,他后来还为此治了一方“应聘不果”之印以自娱纪念。打工不成,他就“进”而开始他“艺术人生”的“余生的规划”,重拾童年旧趣,学起篆刻来。他越刻越上瘾,以致连晚上也不“休”,九年共治印800多枚。他在不休的篆刻中享受着快乐,也在不休的艺术岗位上,为我们树立了一个心理年轻永远不休的好榜样。

  政治上春风得意,人生旅途中一路顺风时,人们保持年轻心理并不难,但对屡遭打击,命运多蹇的人来说,要保持年轻的心理年龄就不容易了。不少人因此而心灰意懒,未老先衰,甚至有人因此而让生理年龄提前结束,让心理年龄为之陪葬。而在历史上,却有着不少人“虽九死而未悔”。他们的理想不因生理年龄的老去而丢失,信仰不因老去而动摇,事业不因老去而中断。这样的人在历史上可排成长长的一列。在这长长的队伍中,南非的曼德拉就是其中一位杰出者。在他九十五年的生命中,就有二十七年是在监狱中度过的。这漫长的二十七年牢狱生涯并不能使他的心理年龄变老,更不能稍减他为黑人争解放争民主的斗志,反而磨砺他生命放出更灿烂的光华,使他越战越勇,成为南非的国父,成为诺贝尔和平奖的获得者。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有一首响亮的歌,歌名叫做《革命人永远年轻》。这首歌写得实在是好,它道出了一个很明白的秘密,那就是心有崇高理念者必以毕生奋斗为己任,他不畏艰难险阻,也从不考虑隐退休息。生命不息,战斗不止,这就是永远年轻者对“贵庚几何”的回答。

  朋友,当再有人问起你贵庚几何时,你可以告诉他,我心正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