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好西部大开发新画卷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蒋云龙   时间:11-20

  前段时间,因为采访缘故,笔者走访了西部多个省份。穿行在城市与乡野间,突然想起了20年前的一堂课。
  1999年,党中央作出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决定。作为国家战略、时代强音,无数西部人为之兴奋、鼓舞。当时的我,还是四川一所山区小学的学生。一堂数学课上,老师眼角泛着泪光讲了一节课的西部大开发。此情此景,今天依然印象深刻。20年间,翻天覆地的改变持续上演,西部地区闭塞、荒凉、落后的面貌渐成历史。
  如今的重庆,已是火遍全网的“网红城市”。曾经的劳务输出大省四川,成为全国“创客”的重要目的地。“地无三尺平”的贵州,如今县县通高速。在新疆、云南,国际产能合作有声有色。西部地区生产总值从1999年的1.58万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18.4万亿元,数千万人告别贫困,实现“两不愁、三保障”。
  看变化、说对比、谈今昔,西部人说,“三天三夜都讲不完”。巨大的成就背后,凝聚着宝贵的发展经验。早些年一些污染企业闻风而动,破坏了环境。如今,除污复绿、生态保护,西部正立行立改;实现高质量发展,西部也迎头赶上。
  大开发,必须立足大保护。从西安驱车往延安,当地人介绍,道旁青山几年前都是荒坡。靠着退耕还林,陕西干部群众把“绿线”向北推进了400公里。长江登船,顺流而下,两岸青山相对出。“这以前可都是石头山。”重庆人说,老百姓担着泥巴上山,在石头上挖坑种树,绿化了青山,留住了水土。这些年,西部地区累计实施退耕还林还草1.26亿亩,把荒山荒漠改造成了青山绿水、草原绿洲。
  大开发,必须坚持更高水平对外开放。在广西,钦州全市人民齐心协力打造一座联通世界的海港;在重庆,一条“中欧班列(重庆)国际物流大通道”被创造性地开拓出来,内陆腹地转过身来,摇身一变就是开放的前沿;新疆乌鲁木齐也逐步成为区域医疗服务中心。内陆并不封闭,边疆并不偏远,关键就在于用好开放发展的金钥匙。
  大开发,必须把握高质量。西部地区要发展,不可避免地要顺应产业梯度转移的趋势承接东部产业。但在转移的过程中,重污染项目被拒之门外,许多旧项目在转移中转型升级。一些地方更是走上了跨越式发展的道路。贵阳引来了全国大数据企业,在这里形成了产业链,实现核心业态、关联业态和衍生业态同步快速发展。成都高新区为企业建成全生命周期梯度培育体系,新经济蓬勃发展,经济产值已达4000亿元。
  历史长河中,20年不过一瞬。西部地区更多实实在在的改变,体现在衣食住行、隐藏于日常生活。今天,坐上高铁,注目着远方的青山与蓝天,人们更加期待,新时代的西部大开发,绘就更为壮美的画卷。

  (作者为本报重庆分社记者)